毕节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青帝 第五百五十七章 高喊万岁(上)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4:12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五百五十七章 高喊万岁(上)

州军主帐,灯火通明

亲兵都穿紧身军服,按着刀,天色黑黑,看不清脸色。

进了里面,就见着白虎帅座上,高踞着一个身材雄武的主将,下面幕僚、将领、术师济济一堂。

围绕着最中间的一座沙盘,人员进出往来递交着最新情报,都在沙盘上变更着情况。

这种沙盘还是叶青创建,但是一旦被外人所知,短短几年之间,全天下都学会了,并且精益求精,产生种种的变化。

除了符兵将军本身的术师团,还有着应州拨过去的术师支持,只见这全拟真法术沙盘上,一片半透明的黑色迷雾,只显出南沧郡一带地形,少部分破开侦查视野,才清晰可见战局事态。

郡西古战场和北邙山之间就是大片清晰亮光,说明侦查范围扩大到二十里

小小的黄色营寨扎在中点标志着州军驻地,暂时巍然不动,显得威严气象

漆黑线自北面山口而来,由东面十里南下,在半途分裂两股。

一小股和暗银色的军魂交锋,磷光泛黑的阴骑,银甲辉煌的英灵,都在荒野上激烈纠缠。

一大股径直南下,阴域如海,兵锋如龙,刚至郡西古战场。

虚拟的古战场上,十颗金红色星点在旋舞间陨落,又被阴骑冲击,一个标准红叉打在那里,昭示着兵家的不祥气息。

而红叉上隐约闪动的异彩,则是剧烈法术交锋的灵气乱流,这些都是术师的直接侦查。

“交锋提前了……叶青的行军好快,他不是步兵为主么?”

“他有一支名气不小的赤甲骑,术师团颇是可观。”

“不可小视……”

一些幕僚小声议论,突就停住,就见中途小股阴骑和暗银色的军魂纠缠南下,随军参赞卫少阳是谋主,皱眉看着斥候呈递上来的更详细文字情报――连神灵都参与进来,给此役又增了变数。

“两方战意都很果决。”

“有好戏看了……”

“这一波,我赌叶青能守住,谁和我赌?”有亲将传着小纸条。

几个将领鄙视地看一眼,撕了纸条,免得带坏军中风气。

帐中怀着看戏心态的不止卫少阳这些幕僚,将领们都期待后续,对战争悬念的追逐是兵家本能,开盘口赌胜也是常有,只是不可以过度。

很快有一个锦袍术师上前,在红叉上遮掩了迷雾:“你们退下,让南面术师也撤回来吧。”

“是,元山真人。”这人就是将军的小小术师团团长,几个术师对团长一躬身,退出主帐,围观众人大失所望,很是遗憾。

卫少阳遗憾收回目光,这表示战争激烈度上升,法术侦查越来越危险了,己方再无法获取即时情报了。

元山真人熟悉军中气氛,无视同僚们百爪挠心,目视秦烈:“主公,现在战场已经被两方面遮蔽讯息……我们下一步怎么应对,请做决断。”

“让我想想。”

秦烈摆摆手,一言不发,走了下来。

他冷冰冰盯着黑雾遮蔽的古战场,神色凝重,手指在沙盘上缓缓滑动,反复在驻扎营地、郡西古战场、北邙山之间的这一片侦查光亮范围中挪移。

元山真人也不催促,之前透露的信息都已私下里透露过,多少年风风雨雨,起起落落,相信主公不是利令智昏的蠢人。

卫少阳看了看瘦高个子的元山真人,盯着秦烈手指在沙盘上移动范围,心中猛想到一种可能,他不好当面说,就暗中传音问:“莫非主公,改变了主意,想要救援叶青?”

“嗯?你怎么看出来?”秦烈不置可否,粗豪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主公你或是故意让过敌人锋芒,使叶青正面冲击折损,又消耗了敌军实力,渔翁之利自是兵法正道……且参加了战斗,甚至能取得胜利,怎么都是有功,对上面无论哪方面都可以交代。”

卫少阳思忖着,作参赞的职责分析对这方案的看法:“至于明确授意要……的叶青,战场激烈时,误伤一点再正常不过,不必杀此人,毕是天庭的嫡系,反噬太大……”

“只要重创之,不到一个月后的功赏时限,就会给潮水一样阴兵消灭此子……大劫之下,强弱淘汰,弱者顶不住外域的压力而死,又有何奇

?”

秦烈听了,有些怔怔,听得前面军营,隐隐传来号角之声,夹着军官的训令,侧着头想了想,叹着:“你这个方案也算不错了,但广元门让元山真人传递给我一些旧闻,让我心中发寒。”

“这样做就算成功,还是给了上面把柄,仙人记下的这种暗帐,到应景时可不好受啊……且格局还有些太小。”

秦烈传音解释了两句,让卫少阳暗惊。

广元门是雄踞应州的土脉大仙门,因和蔡朝同脉,弟子广泛游走朝廷各个体系下,这是要加大对主公的支持了么?

“我得了消息,才知道,要是没有总督庇护,连降七级的命令,就在这一月内就由朝堂发下来。”

“我立刻由还剩的五品官阶,跌到从九品,仅仅算个县级厢兵的兵头”

“再下步,想必是找个理头,处死我了。”

“现下的事,我要是敢不听总督,不单是忘恩负义,单是总督收回支持,我就死无葬身之地――我死了还罢了,一班跟了我几十年的兄弟怎么办?”

“但又不能太紧跟着总督,我闲了常想,也算是想明白了,现在时局已变,跟着总督怕也是死无葬身之地。”说罢秦烈苦苦一笑。

“那主公您准备?”

秦烈沉默一会,整理着自己的思路,很快对众将说:“我决定,下一步就迎战阴兵。”

别人可获得天功,我为什么不能,进也是死,退也是死,唯一的办法就是获得天功,这样无论朝廷还是总督,都无法制我于死地

这才是秦烈的心思,往昔忠心耿耿的大将,在死亡边缘滚一圈,就醒悟了过来了――生死才是最大清醒剂。

如果叶青在,会有同感,宋太祖时,有个亲兵大将,被怀疑谋逆,下狱拷打细查,结果后来发觉是冤枉。

而宋太祖沉默会,下令将他处死。

何也,哪怕以前是忠心耿耿,这套程序下来,没有异心那是中二

秦烈此时,就是这心理。

当然,并不是个个要处死,许多平反了就去二线,这才是最老成的处置――既平了反,又不留下隐患。

秦烈现在就在努力争取脱出,掌握自己命运,见此,元山真人暗里松了口气,并不出意外。

而帐中亲信多数面面相觑,将领小声说:“大帅,那是四十万阴兵”

“准确来说,是四十万敌人……阴兵前锋阴骑必都是挑选的精锐,实力比寻常阴骑更强几分,我先前避过阴骑前锋,让叶青在古战场对上这股阴骑锋锐,陷入夹击困局已是极限。“

“这一步还是建立在敌人骑兵快速,而我军远道疲惫,夜间来不及支援这理由上,但阴兵缓速的主力呢?”

秦烈摇首,遗憾一叹:“我们避无可避,再多走一步就是踩线……对外域决不妥协立场,这是天庭的红线,我是有元山真人提醒着,才算知道。”

元山真人微一欠身,神情淡然,并不居功。

仙门中人一切以师门利益为重,师门要扶植土脉诸侯,近期本来关注土脉的叶青,但前几天突改变了态度,改关注主公和俞帆……

“自己是以旧缘成主公亲信,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俞帆那面新安排的却是一位师兄,对于分放在两个篮子里的鸡蛋来说,无论是与辅佐者一荣俱荣的关系,还是为争夺门中话语权,未来竞争都是很激烈。”

这时间,冷风漏进门帘,灯火在帐中晃动一下,众将听了,都是心生寒意,怔怔说不出话来。

都是刚踩过一次红线,侥幸不死,对于踩线是再敏感不过,谁不畏惧?

但此前熟悉的是朝廷红线,天庭这根红线是第一次听闻,有人不由看了元山真人一眼,半信半疑说:“这事,不是有严总督顶着?”

总督就算能影响些朝廷,又怎能顶得住天庭的责罚?

秦烈闷哼一声,吐出了心中郁闷,他受了严慎元搭救之恩,这时连话都不能多说一句,只能暗想,否则就有忘恩负义的嫌疑。

只是换了角度,再度提醒了属将:“人到哪里,都不能忘了自己出身,因你不记住,也有的是人记住……我们都是中央体系出身,就算退到地方也不能忘记红线不能踩――抗击邪魔和阴兵是大局所在,我岂敢真的坐视?”

“再一点,敌人四十万大军,又岂会给我逃避的空间?”

“别说我,叶青那面也逃避不了……那既然要战,如何选择战场是关键,与其被侵入本郡后交战的被动,不如提前主动选择……叶青已选择了他的战场,我自要选择我的战场。”

秦烈这说着,手指重重点着沙盘上,让帐里的文武们消化这番冲击。

“主公要南下支援叶青?”有人拧不过这个弯。

伊春好的癫痫病医院
贵阳白癜风好的医院
南京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伊春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贵阳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