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重见时空 梦

发布时间:2019-09-26 04:12:30 编辑:笔名

重见时空 梦

潇少的脸色如同一张白纸,他什么。

“我知道——”

“既然知道那就不要去想啊,少爷,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你对任何一个人上过心,即便是我和玉龙,少爷你也从来都只是看客的位置。我懂,我们只是少爷的仆人,我也懂,我们没有少爷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有威力无边的力量,但是我们更懂的是如何去保护少爷,我不想看到你再被主人打入‘尸骨寒池’。主人的手段少爷你不知不明白,就算少爷您是主人的儿子——”

“舞月!别説了!”玉龙将舞月猛地拉过来。

“少爷,舞月也是为了你好,尹嫣儿或许多少爷来説真的很特别,但是少爷,我和舞月都不希望少爷您再错下去!而且,万一尹嫣儿真的对少爷动了心,少爷你根本给不了她任何的幸福,你们不是一个*无*错*小*説世界的,也许舞月是对的,离开尹嫣儿对少爷和她都有好处。我们这次出来的任务是寻找惠安公主,这样一直拖下去都不是好事。”拉着舞月离开,舞月气愤愤的摔了桌角边的茶盏。

潇少面无表情的蹲下身子将脚边的碎茶盏捡拾起来,舞月看到潇少不理不答的样子更是气得要死,却被玉龙硬生生的拉住了:“舞月,够了,别闹了。”

“我——”

“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但是我希望的是你们能够让我做一diǎn我该做的事情。活了那么久你们不觉得很寂寞吗?”不跳字。潇少哼笑了一声坐到了一侧的石凳上。二人听不明白这话中的意思顿在原地不説话,好一会都没有问答声时才默默的离开,只剩下了潇少一人。

四合院的外面。尹嫣儿捂起了自己的嘴巴,一边的尹听陌更是眉心上了一层的寒霜。踮起脚拉着尹听陌不动声色的离开,出了四合院的地方,到了长安的繁华中心地区,尹嫣儿才张大了嘴巴着急的拉着尹听陌进了‘云来酒楼’。

店小二熟门熟路的将二人带到了房间中,一进房间尹听陌就被尹嫣儿压到了凳子上:“哥,哥哥。你快想想办法啊!”

尹听陌看到尹嫣儿手忙脚乱的样子倒了杯茶噗嗤一声笑了:“怎么?着急了?你刚才也听清楚了,人家这才出来是为了寻找惠安公主,而且他们的家族可是规定了不能成亲嫁娶。”

“哥。你还逗我呢,惠安公主啊惠安公主,他们是——是——”将尹听陌的身子拉低了不少声音也小了:“他们是皇家的人,我们‘古镜’可是和皇家有仇的。娘亲根本不让我们接近任何皇家的人。你还説风凉话。”

“皇家人又如何,何况还是个少东家,只可惜家里的生意只有四条街的,哎——”

看着尹听陌叹气尹嫣儿急的要死拉着尹听陌吼吼的大叫了一声:“尹听陌,你到底有没有再听!”被震得耳朵嗡嗡响,尹听陌拉着尹嫣儿坐了下来。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但你现在可是得罪了他身边的两个仆人。从刚才的谈话来看潇少可没将二人当仆人呢,而且。他们寻找的惠安公主是谁我们不什么仇,所以你暂时先别和潇少几人见面,待到查清楚再説。”尹听陌严肃的正了正脸色眼睛迸射出一阵精光。尹嫣儿心里七上八下的,一想到潇少总是觉得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还有玉龙刚才説的话潇少对什么?为什么潇少不能嫁娶,又为什么舞月和玉龙反应会这么大?潇少所怕的父亲是谁?

“哥,你有听过‘尸骨寒池’是什么意思?”尹嫣儿端起一边的杯子替尹听陌倒了杯茶水。尹听陌想了很久在脑海里也没有寻找到有关任何‘尸骨寒池’的消息,摇着头。房间外却传来了阿良的叩门声。

“尹公子,有位太史知道尹嫣儿烦太史淳雅无奈笑笑:“让她进来!”话音刚落,门便被推开了,太史淳雅一身白色的大袖衫刚一进来面色就十分的难看。

尹听陌示意太史淳雅坐下:“怎么了这是,谁惹着你了?脸色这么难看?”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剑拍在了桌子上。

“刚才我从城外时间如果还不知道了知道了,你先回‘古镜’我过几日再回去。”

“阁主——”

“好了,雅雅,你就别再逼她了,她是那种越逼越不服气的人。”将杯子放了下来。太史淳雅无奈的摊开了手打了声招呼打开门离开了房间。前脚刚走后脚尹嫣儿就跟着出了门,美其名曰:散步。

尹听陌也没有説什么只道了一声小心躺倒床榻上继续休息去了。

四合院中,潇少回到房间却见白千夜还在睡觉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饭菜端了知道是讽刺还是嘲笑。

白千夜醒来时便见潇少抚摸着霞披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转过头盯着潇少看了好久却看见潇少的泪珠落在了霞披上,以为是眼花了,揉了揉双眼再睁开,潇少的确是落了泪。心里某处的柔软被潇少拉了出来想要起身却见潇少不动声色的拉起了梳妆台上的嫁衣,宛如风吹动一般,嫁衣飘洒的格外好看。

身上的白色衣衫垂落在地露出了本就是自己将青丝完好的梳成了出嫁的头型。diǎn唇,描黛,等到一些都做好后潇少的眼神突然涣散了,纤细的手指托起了面前的凤冠。

没有风的吹动凤冠上的珍珠却发着叮当的响声。

白千夜的身体失去了控制从床榻上站了起来,悄悄的走到了潇少的身后,潇少丝毫没有察觉身后有什么人盯着面前的凤冠发着呆。

“潇少——你果然是女子。”白千夜丝毫没有了任何的思绪从潇少的身后抱住了潇少,却不见潇少有任何的行动,一diǎn发反抗都没有,惊喜的将潇少扳了过来。潇少施了粉黛的脸上带着魅惑人心的笑容看的白千夜心春荡漾。

“潇少,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我白千夜今生只会娶你一个人,嫁给我,好吗?潇少,嫁给我!”捧着潇少的脸白千夜毫不吝啬的将自己的吻献了出去,动作着急粗俗,却不见潇少有任何的反应。

“白兄——白兄——白兄——”

白千夜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被一阵呼唤声吵醒,一个激灵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入眼便是潇少那张颦蹙着眉头的脸颊,白千夜失了魂盯着潇少看了许久,直到潇少又叫了一声才缓缓的回过了神。脑海中刚才的情景一遍一遍的传了什么都没有,嫁衣,胭脂水粉,凤冠,什么都不见了。

“刚才是在做梦?”白千夜面色难看,却不敢抬头去看潇少方才居然做了那样的梦。

看着白千夜满头的汗潇少便看出来白千夜定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也不问将一边的饭菜端了过来:“你睡了很久,用早饭吧,若是累了,用完再睡也不迟。”

“麻烦潇兄了。”擦了擦冷汗,起身端着面前的饭菜吃的出神,潇少见白千夜心不在焉的。站在一侧伸出手放在白千夜的脑袋上方,火红的光芒从潇少的掌心处传出来打入了白千夜的脑海中,跟着脑海中的每个细胞开始进入了那一边中枢神经的梦境处。

潇少闭着眼睛感受白千夜刚才的梦境,当看到自己穿着火红嫁衣的时候,明显身体一怔,额头滴下了冷汗,而越往后他就越心寒,当白千夜吻着穿着嫁衣的自己时潇少赶紧收回了自己的手,喘着粗气。

“白千夜,没想到你做梦也能梦到我。”冷冷的讽刺着,却见白千夜纠结的转过了身子。白千夜刚转身,潇少就已经迅速的将自己手掌中的红光打了:“对不起,白千夜,我要拿走你对我的感情,我是魔而你只是一个人而已。”将手中的柔光掐碎,白千夜昏昏的睡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日了。

潇少又恢复了以前的状态

重见时空  梦

,待人永远都是不冷不热的。未完待续……

梦是由【】会员手打,更多章节请到址:

曲靖治疗早泄费用
曲靖治疗早泄医院
曲靖好的男科医院
曲靖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曲靖男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