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血火天衣 第207章 相杀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4:35 编辑:笔名

血火天衣 第207章 相杀

“你这家伙……果然不能小看啊,哎,我这专家的面子可要往哪儿搁。”

酒鬼大师收起了脸上的戏谑,有些夸张地长叹一声,

“大叔?老大,老大呢?”

仇无衣迷迷糊糊地还没完全将意识从战场上拉回来,一见酒鬼大师,这才恍然想起自己已经不在战场之中了,连忙急切地询问道。

记忆中尚有一点程铁轩化为碎片的印象,这似乎有点不太吉利。

“自己看啰,简直好到不能再好,你到底是怎么开导他的?”

酒鬼大师挑起拇指往身后一点,正好指在四人所左的大厅之中,原本这里有四个黑色的球形力场,分别将四人罩在里面,而今却只剩下三个。

程铁轩身上的力场已经消失了,而且他身上的天衣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我记得是……揍了他一顿,就清醒了。”

仇无衣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不禁满头黑线。

“啊……疼疼疼……别,有话好好说,别动粗!”

尚在昏迷之中的程铁轩突然眼皮一张,如同看到了某种极为恐惧的东西,后背紧紧贴在地上,两脚不停摩擦着地面,向着后面迅速地蹭了过去。

“老大你冷静点!”

仇无衣见程铁轩立刻就要撞到别人的黑色力场,挥手射出指尖的重弦,将尖叫不已的程铁轩拽了过来。

“我擦,吓死我了兄弟,刚才我梦见好像一直在思考一个什么问题,但是以老大我的聪明才智,竟然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而且我还深知想不明白就逃不出去,结果你竟然出来了,二话不说就要打,谁知道……咦?等等……这到底是……”

程铁轩一见是仇无衣,立刻喋喋不休地抱怨起来,然而方才脑中的记忆走马灯般一闪而过,却反而让他更加糊涂了。

荒野的战场,二人的交战,乃至最后喝破幻境束缚的那一拳,各式各样的记忆一同涌入程铁轩的脑中。

“哎,小程程啊,你刚才被天衣拒绝了,照这样下去,估计十天半个月你都醒不来,好在他在后面推了你一把,你好好看看自己,是不是该谢谢人家?”

酒鬼大师嘿嘿笑了起来,向着程铁轩身上一指。

“我?啊!天衣怎么变成了这样!”

程铁轩捂着脑袋正在头疼,闻言立刻站了起来,低头一看,立刻喜形于色地一捏拳头。

“恭喜。”

仇无衣轻声拍了两下手掌笑道。

天衣升级为烈天衣之后,程铁轩的相貌自然不会因此而改变,仍然是平时的老样子,一脸暖如春风的微笑,配上精致的金边眼镜,颇有几分神秘莫测的错觉。

然而他的天衣外形已经完全不是以前的冬装模样,雪白色的长长围巾依然在,然而上衣已经变成了纯黑色的贴身衬衫,衣领部分夸张地以翻起的柔软羽毛装饰着,修长的黑色长裤也极其合体,比之前还像一个花花公子。

“兄弟,没想到还真的是你把我弄醒的……你说得对,老大我强大之处从来就不在战斗上,男人活在世上,主要是看脸,你能意识到这一点也算是成长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程铁轩立刻摆出了一副欠揍的嘴脸。

“大叔,继续吧。”

仇无衣白了程铁轩一眼,转身向大厅望去,剩余的三人之中,范铃雨周身的力场颜色最淡,几乎只剩下薄薄的一层,而沙业和凌戚的力场颜色就要浓重很多,而二者之间,凌戚的尤其严重。

摘掉了平日几乎从来不离的牛仔帽,凌戚的金发着实会令不少女孩子羡慕不已,但她自己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几乎不对头发进行打理。

不过相对于一般同龄女孩来说,凌戚的气质更倾向于“帅气”,比一般的男生还要帅,所以就争先恐后地落入魔掌。

看似英俊潇洒,情商却接近于零,只要被挑拨就必定上当的女牛仔,此时却陷入了不太妙的状态,紧紧咬啮着的红唇已经渗出了鲜血。

“兄弟……你能做什么?”

程铁轩半信半疑地凑了过来,两手插在裤袋当中,对自己的新天衣造型极为满意。

“你不行,好好看着吧!”

酒鬼大师将掌心冲着仇无衣的头部伸出,在程铁轩惊愕的大叫声中,红黑两色的锁链贯穿了仇无衣的头,另一端则射向了深陷于痛苦之中无法自拔的凌戚。

“这……这是什么鬼!”

愣了半响,程铁轩总算相信二人都没有受伤,嚅嗫着左看看,又看看,突然脸色一青,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确认没有窟窿之后才放下了心。

不过随着这条锁链的射入,凌戚周身的力场颜色的确淡了许多,脸上的痛苦之情也减缓了些许。

睁开眼睛的仇无衣,又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扑面而来的滚滚黄沙立刻迫使仇无衣不得不再度闭上了眼睛。

这实在是无法想象的讽刺,本来唯一的轻身功法万里起黄沙就是踩着风沙前行,按理说早就对沙子这种东西熟悉得不能再熟,可是这突如其来的风沙龙卷威力着实太大。

对此,仇无衣也只能心中苦笑,勉强站在原地等待着龙卷风平息。

过了将近半分钟,拍的脸颊生疼的沙子才减缓了些许攻势

,仇无衣终于勉强恢复了视力,从眼皮开启的缝隙当中窥探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一个荒芜的世界,除了光秃秃的石山和沙丘以外别无他物,不要说树木,连一根草都看不见,所以一旦卷起大风,就必然会引发强烈的沙尘暴。

如果说方才的古代战场是程铁轩心生之相,那么这一片寸草不生的荒野自然就是凌戚心中所想的世界了。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仇无衣没有忙着在旷野中赶路,而是静待接下来的异象发生。

“砰!”

清脆的枪声自不远处迸发,位置就在左前方的一座沙丘之后,铳这种武器唯独凌戚一人会用,仇无衣不作他想,立刻起身踏过丛丛碎石沙坑,攀登到了这座沙丘的最顶端。

果不其然,沙丘下方的一小块平地当中立着两个小小的身影,自这里勉强能够看得清楚。

“两人?”

仇无衣暂时不敢接近,远远望去,二人都是同样的金发,不过年龄却相当的小,目测可能只有十岁左右。

十岁的金发萝莉,理论上讲正处于可爱的阶段,然而现在的情形却和“可爱”这个词完全搭不上边。

就和所有的小说中描写的高手对决场景相似,景色萧杀,放眼望去,天地苍茫无尽,气氛极其紧张,二人之间仿佛有一堵无形的墙壁,隔绝了生死两界。

生死仇人之间的对决也不过如此。

二人虽然年纪幼小,身上的天衣却已然齐备,仇无衣认得出其中一个是凌戚的日常打扮,而另一人虽在细节上有这些许差别,实际上和凌戚相差无几,最大的差异或许只是头发稍稍长了一些,更像个女孩子。

如果猜测不错,这个人很可能是凌戚的姐姐。

忽然一阵大风骤起,仇无衣这次有了准备,立刻掀起披风挡住了袭来的风沙。

就在风起的刹那,一直沉默对峙的两个人终于在同一时刻动了。

对于这两个以铳为武器的姐妹,战斗的方式也与寻常武者大不相同。

一开始,她们就同时向后方退去,尽可能与对方拉开了距离。

凌戚使用的是双铳,虽然她经常会因为敌人的挑衅而乱射一气,但在这场一对一的决斗中,她显得比平时冷静得多,首先瞄准对方的脚下开了一枪。

对于两个娴熟的射手来说,一枪并没有多大的意义,仅仅掀起了少量的沙尘而已。

然而凌戚却借着对方警戒这一枪的瞬间抢先占领了较高的沙丘,双手左右开弓连连扣动扳机,自上而下倾斜出如雨的子弹。

对方也不是易于之辈,而她应对凌戚的方法也意外地简单粗暴,干脆就放弃了回避,于原地直接建构起防御的阵势。

二人之间枪声响成一片,虽然对射击这方面不太清楚,但仇无衣也能一眼看出二者之间的实力差距。

明显,凌戚落于下风。

无论凌戚以什么样的角度,奇袭,反击,或者正攻,没有一发子弹正确地命中了目标,确切点说,这些子弹在中途就被对方的射击直接拦截了。

对方的武器和凌戚一模一样,两支很小的短铳,可以说在武器上应该没有特别大的差距,但她的子弹就像生了眼睛,不仅能够在一瞬间立刻判断出前方的弹道,甚至还能提早一刻在凌戚的子弹射出前判断出子弹的走向。

“可恶!为什么打不中!”

就像以前的凌戚一模一样,短时间内若是分不出胜负,天生的火爆性格就会令她的判断力下降,陷入暴躁的状态,子弹的声音立刻变得混乱起来。

“没戏了啊。”

仇无衣摇了摇头,假如这就是凌戚脑中看到的幻象,那么二人之间大概永远不会分出胜负。

“喂!那边的是什么人!”

突然之间,火冒三丈的凌戚居然看到了一旁观战的仇无衣,立刻一发子弹射了过去。

宁夏治疗阴道炎方法
广东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南通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宁夏治疗阴道炎费用
广东治疗前列腺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