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统御万界 第四一六章 原来是他(上)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2:06 编辑:笔名

统御万界 第四一六章 原来是他(上)

高台上,宗延庆含笑问道:“阁下?我们同洲的人才如何?”孙昂实话实说点评道:“刚才那个平山武还不错,武道悟性很高。可惜的是年纪太大了,没有什么可塑性了。而且他似乎压制伤势,强行出手,恐怕……”

他不用再说下去,宗延庆也明白意思。宗延庆不由得暗暗叹息:“是啊,很可惜。”

然后他才说道:“阁下,演武大会最后,我们宗家会派出年青一代的杰出者,接受五龙年青一代的挑战,不知道阁下可否到时候指点一二?”

孙昂原本打算只出席今天的演武大赛,宗延庆这是变相的请他多待一天。

似乎视觉出孙昂有些不悦,总杨庆立刻说道:“若是阁下时间不方便,我可以请家中的晚辈先行拜见阁下。”

孙昂想了想,道:“还是明天吧。”

宗延庆大喜,躬身一拜道:“我替同州所有的青年才俊,感谢阁下给他们机会!”

孙昂一笑,并不多说。机会他可以给,但是能不能把握住就要看他们自己了――事实上孙昂也很清楚,并不是他们努力就一定能够获得自己的青睐,因为丹器师太看重资质了。

第一天的演武结束,平山家一路高歌猛进,又击败了两个世家。不过这两个世家的实力并不强,平山武没有亲自出手,而是让手下的武者出战。

“同州五龙”评定的是整个家族的势力,因而家族可以选择出战的人选。

孙昂在宗延庆的陪同下首先退场,而后才是同州的各大世家武者们。对于那些老一辈来说,这种顺序乃是天经地义,他们早已经习惯了。

可是对于平山同这种毛头小子来说,心中就有些不爽,忍不住要问一句“凭什么”?

可能是因为两个人八字不合,他从一见到孙昂的时候就看他不顺眼,现在更是严重。他冲到了孙昂和宗延庆的身边,大声喊了一句:“喂!我知道你的底细,小心点!”

孙昂就好像没有听见一眼,脸上带着淡然的为笑和宗延庆一起朝外走去。邓太吉却勃然大怒,猛地回头瞪了他一眼,逼近命天境的强大势力爆发,整个演武场上一片寂静!

这是巅峰武者的示威,境界在他之下的全部臣服!而整个同州,除了孙昂身边的人,再也找不出一位至尊强者。

平山同一身冷汗,感觉整个人掉进了万年冰窟,全身被冰封动弹不得,而头顶上还有一头强大的九阶暴兽在盯着自己!

孙昂淡淡一声:“小孩子而已,你跟他计较什么?”

邓太吉收敛了自己的气息,躬身应命道:“是,属下知错。”

孙昂一摆手,带着人离去,平山同这才大大的喘了一口气,有些惊魂未定:“刚才是怎么回事?”

周围其他人看也不看他,都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平山武:“教子无方啊,得罪了这么一位大人,就算是你们平山家晋升同州五龙又有什么意义?”

平山武脸色难看,但是看到惊魂未定的儿子,还是勉强一笑,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这么多年了,咱们家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走,回去庆功。”

平山卉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狠狠瞪了他一眼:“蠢货!”

平山同被姐姐骂了,也不敢发作,摸了摸鼻子跟了上去:“姐,我这是还不是为了你?谁让那小子第一次见面就要往你身边凑?”

“真的吗?”平山卉停下来,认真地看着他:“分开之后,他可曾在咱们面前出现过?”

平山同卡壳:“我……我刚才觉得他是个骗子嘛。”

平山卉摇摇头,懒得再和她多说了。

是夜,宗延庆发现自己终于找到了和孙昂阁下的“共同爱好”了,美食!

他设宴款待孙昂阁下和他的属臣们,练恒古懒得出席,自己躲在客栈内宣城闭关。他也是君临级,整个暗海七界而能够伤到他的人不多,因此三位雄霸级的属臣全都跟随在孙昂身边保护。

而城主大人?宴会十分丰盛,各种同州特有的美食流水般的上来,孙昂的实力岂是等闲?不管什么上来,一定是空盘子下去的。

他一个人至少吃掉了六十人份的美食。宗延庆在一边眼睛发亮:“想不到,阁下也是此道中人!”

宗延庆实力稍逊,不过也吃掉了二十人份的美食,两人一下子有了共同语言。

孙昂笑道:“真没想到,原来大元又如此之多的美味,早知如此,就逼着谷梁那家伙给我每年送一点了。”

他说道谷梁,宗延庆尴尬一笑。

门外响起了一个声音:“嘻嘻嘻,昂少,想要你就说啊,我一定多多给你。来人啊,给朕准备一份我大元美食的清单,先给昂少送过去,他看上什么立刻用大乘符印传送过去。”

孙昂一敲桌子:“你怎么来了?”

谷梁一身便袍,从门口一蹦蹿了进来,见到孙昂一脸讨好:“昂少都来了大元,我怎么能错过呢?”

这家伙是彻底被孙昂打服了。

谷梁一出现,满场跪倒:“恭迎吾皇!”

谷梁已经继承了大元皇位。他当初差点被剥夺了皇位继承人的资格,是因为孙昂。后来顺利即位,也是因为孙昂。

只是现在的谷梁陛下,表现的没有一点皇者风范,完全就是一个贱骨头。明明孙昂一脸嫌弃,他还硬要凑过去:“昂少,我挨着你坐下好不好?”

孙昂:“我不习惯两人一张桌子。”

“没关系,来人呀,给朕在这里加一张桌子,离昂少近一点,再近一点!哎呀你个废物,就不能把两张桌子贴紧放吗?”

“过去一点!”孙昂皱眉。

谷梁一点脾气没有:“好、好、我过去一点,来昂少,走一个?”

满场哑然,原本其乐融融的宴会,变成了君臣之间的尴尬。谷梁似乎也意识到了,瞪眼挥手骂道:“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除了宗延庆和舞女,其余的统统滚蛋!”

宗家人如蒙大赦,慌忙告退

。只有宗延庆摸摸鼻子感觉别扭,怎么自己和舞女归在一起了?

谷梁陛下当然是宗延庆暗中通知的,孙昂来了他要是不上报,日后陛下饶不过他。

不过谷梁来了,宗延庆原本打算趁机让家中晚辈先行拜见孙昂的计划也就破产了,只能等到明日,演武大会结束之后和其他世家的青年才俊一起。

谷梁自己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孙昂倒是没什么事情。第二天一早,陛下居然又生龙活虎的爬起来,陪着孙昂一起参加演武大会。

今日入场,谷梁自然是一身龙袍,满场下跪,惊得同州众人两眼圆瞪:那位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让陛下亲自赶来作陪?

原本大家猜测,那年轻乃是大元顶尖势力的二世祖,可是现在看来显然小看了人家,连大元的皇帝都来作陪了。

谷梁请孙昂先坐下,然后站起身来道:“朕今日来,只是观礼,尔等自便。”

他说完坐下,在众人面前,却还是有几分皇者威仪的。孙昂睥了他一眼,评价了一句:“人模狗样。”

谷梁涎脸一笑,孙昂实在没招了。

平山家今天第一场对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世家,指派了一名高阶武者上去就搞定了。而第二场正是他们的宿敌陈家!

平山武闭目调息,体内的元息缓缓流淌,他感觉今天状态不错,击败陈不破,平山家就能确保一个同州五龙的名额。至于另外一个是谁他已经不关心了。

平山卉看着台上的谷梁不时对着孙昂谄媚一笑,攀谈几句,忽然想起什么来,一把抓住身边的弟弟。

“哎哟!”平山同一声痛呼:“姐,你干什么?”

平山卉没有理会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台上,问道:“小弟,你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面,他说他叫什么名字?”

平山同一愣:“你还真把我问住了……”

平山同看他怎么都不顺眼,只记得那家伙当初的确说过自己的名字,可是自己压根没有去记,他提到孙昂的时候总是用“那个家伙”来代替。

平山卉手上更用力了一些:“仔细想想!”

“疼!姐,真的疼。你轻点,我想、我想还不行吗?”他冥思苦想,断断续续道:“好像是姓……姓孙?叫孙什么来着,孙尚?孙当?”

“孙昂!”平山卉沉声说道。

弟弟一拍巴掌:“对,就是这个名字,还是姐姐你记性好……等等!”他猛地一声大叫,难以置信的看看台上,再看看姐姐:“你的意思是……该不会是……不不不,不可能吧,难道真是那个孙昂?”

“除了他,还有哪个孙昂能够让陛下如此谄媚?”平山卉说道。

谷梁和孙昂之间的关系并不算是秘密,实际上大元皇室并不觉得丢人现眼,反而有意无意的宣扬,将谷梁塑造成一个和孙昂“不打不相识”的“回头浪子”。这个故事足以激励很多年轻人幡然悔悟,也可以让人们明白,我大元皇室背后,可是站着孙昂阁下的。

平山同猛一下子有些喘不上气来,脑子里轰隆隆的乱成了一片:真的是他?真的是他!真的是他啊啊啊啊!

那个高高在上,如同彗星般猛然崛起光耀万古的人物!

人族世上最年的君临级至圣强者,七阶丹器大师,面对魔族保持不败的巅峰存在!孤身杀上暗海堡垒,让魔族帝君束手无策的绝代强者!

他曾经和自己那么的接近,却被自己恶意揣摩了用意,强行从身边赶走。

可是对方似乎并不在意,而他现在明白了人家为什么不在意,因为自己不值得别人去计较……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的费用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咨询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价格贵吗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网络咨询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上班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