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皇极至尊 第三百八十一章 攻击王庭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6:21 编辑:笔名

皇极至尊 第三百八十一章 攻击王庭

上午十点,蛮兵离开营地,集结为三个纵队,每队十万人,分别朝着东西南三个方向进发。

王庭城头上响起号角之声,士兵们纷纷登上城墙,弓上弦刀出鞘,做好了坚守的准备。

四面城墙上,都配有两万南蛮士兵,另有两万人作为预备队,危急时刻登城增援。

守城主将站在城中最高的建筑物上,他眉头紧锁,问身边的幕僚:“孟准想要干什么,三队人马数量相同,到底哪边才是他的主攻方向?”

按照守城的经验,敌人会使用佯攻来吸引守城士兵的注意力,继而降低主攻方向的压力。

只要是判明主攻了佯攻方向,守城方便可放心的从佯攻方向上撤兵来,去支援主攻方向,以此来消耗敌人的兵力,拖延时间直至胜利。

一名幕僚上前,说:“卑职也觉得奇怪,不光每队人马的数量和兵种配比一样,而且就连攻城器械也数量相等……难不成,孟准想要从三面发动主攻?”

“他又不傻,耗得起吗?”另一名幕僚说。

“怎么耗不起,现在只是孟准的东蛮军出场,别忘了还有三十万汉军呢,孟准攻击受挫,汉军能不顶上来吗?”

主将突然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静,沉声说:“据闻,汉军主帅是个喜欢不按常理出牌的年轻人,有可能真的采用三面主攻的策略!这种做法虽然听起来荒诞,却也不是不能用,特别是攻击方占据完全兵力优势的时候,反倒能起到奇效。”最//快//更//新//就//在

汉蛮联军的兵力是王庭守军的六倍,完全可以不设主攻方向,以十万人对两万,优势依然明显。

再看王庭的城防情况,土质的城墙不过两丈高,由于长时间的风吹雨打,墙壁上满是坑洞,玄光境以上的武者可以通过这些坑洞借力,轻松的飞上城墙。

墙外的护城河也只有两丈宽,加上现在是秋季,空气比较干燥,水位只有夏天时的一半,就算是启灵境的武者,也能轻松一跃而过。

防守方能够依仗的,是城头上三弓床弩,和城内布置的抛石机阵地,如果使用得当,能阻挡敌军的攻击势头。

但是,这两种器械都是远程攻击武器,一旦东蛮士兵杀到城,马上就会展开肉搏。

听完主将的分析,幕僚们全都变了脸色。

“没关系,我们还有两万预备队呢。”主将开始宽大家的心,说:“再说了,还可以从北面城墙调人,孟准想要在短时间里攻破城池,简直是痴心妄想。还有,蛮王大人会很快率军前来驰援,只要我们守住王庭,就一定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幕僚们全都默声不语,很显然没人相信他的话。

主将一点儿都不生气,反而笑了:“你们不信?你们想想看,赢懿率领二十人秦军突然离开西蛮大营,势必会造成孟图大军侧翼空虚,蛮王大人是个善于把握时机的人,他能不率军猛攻敌人的侧翼吗,到那时孟图焉能不败?”

众人喜出望外,仿佛孟霍分分钟就能率领大军前来救援似的。

十一点整,三股东蛮大军的战鼓同时敲响,士兵们高声吼叫。

孟准站在一处高地,令旗一挥,达攻击命令。

三股人马同时朝着城墙冲去,气势如虹。

城头上,三弓床弩开始发射,抛石机阵地随即发出怒吼,根据高处观察兵的指挥,对射程进行调整。

重达百斤的石球呼啸而出,伴随着在天空中画出弧线的弩枪,朝着东蛮人砸去。

攻击方顿时人仰马翻,血浆四散飞射,残肢断臂漫天飞舞。

孟准面无表情,这样的情况在他预料之中,伤亡尚在承受范围之内。

首批盾牌兵推进到距离城墙三百米远的时候,骑兵开始冲锋,他们一边向前冲一边射-出羽箭,压制城头的火力。

然后是各种攻城器械,车轮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负责推车的士兵们喊着整齐的号子,劲儿往一处使。

另一处高地,叶云扬带着刘雨莳和东方伊雪登上来,二女是第一次亲临战争,直接被惨烈的景象给镇住了。

“这……这就是打仗吗?”刘雨莳喃喃自语。

叶云扬正色道:“没错,这是你死我活的游戏,可不是小孩儿过家家。”

东方伊雪仅仅看了几秒钟,就看不去了,转过头说:“太惨烈了,为什么人们一有纷争,就要用战争的方式来解决,不能心平气和的坐来谈判吗,?”

叶云扬微笑:“你把战争想的太简单了,但凡是能心平气和的谈,就不会出现争吵,争吵着能解决的事情,是用不着动手的,不到最后一步,谁愿意打仗?好了,你俩要是觉得看不去,可以回去了。”

东方伊雪转身就走,刚走两步发现刘雨莳没有跟上来,便回头看着她。

刘雨莳表情坚毅,说:“我没关系,东方姐姐你回去吧,作为一名武者外加皇室子弟,我有必要认识和熟悉战争。”

东方伊雪苦笑:“好吧,看来只有我无法接受战争的惨烈。”

叶云扬没想到刘雨莳会主动留来,这种举动足以让他刮目相看。

这时,首批东蛮士兵已经冲到护城河旁边,他们扔出携带的沙袋,很快将面前的河沟填平,由于云梯还没到位,心急的人直接冲向城墙,欲借力飞上去。

守军当然不会同意,他们放出密集的箭雨,将刚刚飞上天的人射成刺猬。

一刻钟过去了,城墙的尸体越来越多,登上城头的人寥寥无几,好在云楼车及时到位,为面的士兵减少许多压力。

高达四丈的云楼车上,站着几十名弓箭手,原本站在城墙上的人居高,把面的攻击方当兔子射,现在是他们变成了兔子。

在云梯的帮助,更多的人登上城墙

守城主将面沉似水,三面城墙的情况是一样的,肉搏战一旦形成规模,防守方将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一名幕僚建议:“将军,派预备队上吧。”

主将摇头:“不行,才仅仅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要派预备队,会让敌人觉得我们战斗力有限,于我军士气也不利,命令士兵们坚守,不可后退一步。”

三刻钟后,孟准有些着急,根据身边的副将粗略统计,伤亡数字已经超过两万,因为后续部队的推进速度很快,前面受了伤的人得不到有效救治,只能躺在地上哀嚎。

他吩咐副将:“你去问问叶主将,铁鹰军什么时候出动。”

副将一抱拳,转身离开。

不到五分钟,他就回来了,红着脸说:“叶主将嫌咱们的攻击不够力度,说暂时不能派出铁鹰军。”

“我们的伤亡都快达到十分之一了,还不够力度?”孟准瞪大眼睛。

副将点头:“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是叶主将说,咱们连对方的预备队都没能引出来,他让我反问大王您,这时候让铁鹰军出战合适吗?”

孟准老脸一红,很显然不合适,他沉声说:“命令部队继续猛攻,凡是能够冲上城墙斩首一人者,赏白银二十两,斩首二人以上者赏五十两!”

“遵命!”

重赏之必有勇夫,东蛮兵的攻击变得更加猛烈。

另一处高地上,刘雨莳原本惨白色的脸色,正在逐渐恢复正常,她也很想知道铁鹰军什么时候可以出战。

叶云扬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问她:“你觉得一面城墙可以满足多少部队展开,然后-进行攻击?”

经过一番观察,她回答说:“最多三万人,甚至三万人都有点儿挤。”

“观察的挺细微,那我再问你,铁鹰军去攻击用有两万守军的北墙,结果会怎样?”

“应该跟东蛮军差不多,铁鹰军也是以骑兵为主,攻城拔寨不算是强项。”

叶云扬笑了:“所以啊,我们得等待合适的时机,现在派铁鹰军上去,二十万人不可能全都冲到城,区区三万人的先头部队,能起什么作用?”

刘雨莳点头如小鸡啄米,所谓最佳的时机,就是城墙上的守军被调去其他方向,铁鹰军才有可能在短时间里将其拿。

守城方压力骤增,主将见三面城墙随时都有可能失守,令从两万预备队中抽调一万五千人,三面城墙各增兵五千人。

有了五千生力军,守城方逐渐稳住局面,将越来越多的敌军赶城墙。

见刚才的家伙又来了,叶云扬没等他开口,便直接说:“回去告诉你家主子,别那么沉不住气,凡事能不能先动动脑子,敌人是动用了预备队,可是还有五千人没动呢!铁鹰军要是现在攻击北城墙,要面对的同样是两万五千守军,胜算有几何,他想不明白,你也想不明白吗?”

副将的更红了,唯唯诺诺的说:“末将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大王让我来问,我总不能不来吧。”

叶云扬哭笑不得,说:“你回去告诉他,不要把眼前的这点儿得失看得太重要,铁鹰军什么时候出动,完全看你们东蛮兵的作为,他要是有本事让对方调走北墙三分之二的人,铁鹰军随后就杀过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算是等到明天的这个时候,铁鹰军也不会动一动,明白了吗?”

副将点头:“卑职明白,这就去转达给大王。”

对方离开之后,刘雨莳突然小声嘟囔:“云扬,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利用孟准,他是不是已经掉进你挖的坑里了?”

他眼睛一瞪:“为什么这么说?”

小丫头开始分析:“孟准现在是进退两难,想要快速拿城门,明显做不到;撤退吧,已经损失了这么多的兵力,只要后退一步,之前的付出全都要付诸东流。所以他只能咬牙坚持,坚持到你觉得时机成熟的时候,铁鹰军才会出动。而且就算等到了这一刻,他还是不能松懈,免得刚从北墙调走的兵力再调回去,命运被别人操控,这种感觉一定很不舒服。”

叶云扬虽然极力控制,但还是不由自主的露出招牌坏笑,算是承认了小丫头的观点。

铜川治疗妇科费用
本溪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揭阳治疗盆腔炎医院
铜川治疗妇科医院
本溪治疗睾丸炎方法